您的位置 : 91文学网 > 葡京集团娱乐网站 > 澳门葡京 > 腹黑督主心头宠

更新时间:2021-08-10 17:59:08

腹黑督主心头宠 连载中

腹黑督主心头宠

来源:掌中云作者:月挽爻分类:澳门葡京主角:锦元卿宴峥

主角叫锦元卿宴峥的小说叫《腹黑督主心头宠》,它的作者是月挽爻写的一本古代澳门葡京类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宴峥有一个秘密,他是一个假太监,娶了个妻,却发现对方是实心木头。锦元卿给他纳妾:“男人娶妻纳妾不正常吗?”宴峥气的手止不住的抖。京城百姓们议论纷纷。“哪有好人家的姑娘嫁给一个太监的,为了钱连脸都不要了。”“就是,呸!真不要脸!”锦元卿手拎着丈八长矛从东厂出来追刺客。百姓们目瞪口呆,百官齐上告到皇帝。“陛下!宴峥的夫人当街行凶!定要严惩啊!”宴峥慢悠悠站出来,笑着睁眼说瞎话。“诸位大人有所不知,我家夫人柔弱不能自理…”谁都以为二人长久不了,却没想京城百姓突然磕上了,越磕越香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昨夜里有刺客摸进你房间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”

锦元卿一边给宴峥上药,一边说道。

宴峥阖眸,闻言只淡淡嗯了一声,锦元卿见他面露疲乏,便没再多说其他。

锦元卿在院子里练拳,又想起她来求他当夜,也是有刺客想要杀了他。

到底是什么人,能如此想要他死,可细想想,他这个厂督当的,也没少给自己树立仇家。

这事儿很快就过去了,似乎这种事情大家都司空见惯,便如同石沉大海,无人再提起。

就连东厂的守备,也并无半分重视。

宴峥借口重伤告假,也不入宫了,平日里没事儿干就爱带着锦元卿出去溜大街。

出行的轿子是四人大轿,锦帛裹了一层,镶着玛瑙珠宝,奢华至极。

“卿卿可是喜欢这根簪子?”

锦元卿回过神来,宴峥眼唇含笑,手中的那根簪子在她发髻上比比划划,表现的宠溺且深情。

“喜欢的。”

锦元卿喜笑颜开,眉目羞怯,俨然一副初为新妇的模样。

“一根簪子就能被收买,真是没见识的小妇人。”

有个身穿绿衣的女子忽的讽刺出声,一副瞧不起锦元卿的样子。

平白无故,就算是有人有这种想法,也不会说出口的。

锦元卿打量着她片刻,门口就走进来一位“熟人”,庞统。

“香儿。”

“哥~”

庞香儿露出笑颜。

“原来是庞大人。”

宴峥微微勾唇,看向庞统。

“宴厂督,想来我们有缘,在此地竟也能相遇。”

庞统笑着开口,而后将庞香儿拉到身后。

“家妹年幼,说话不知深浅,宴厂督应该不会与她计较吧。”

宴峥意味深长的眯了眯眸子,望向他身后的庞香儿。

“当然不会。”

“宴厂督好气度,在下还有事,就先行一步了。”

庞统拉着庞香儿刚出去没几步,宴峥忽的低头在锦元卿耳边,似委屈诉状道。

“卿卿,为夫被欺负了,你说怎么办?”

???刚才挨骂的不是她吗?怎么就他受欺负了?!

锦元卿刚欲开口,又听他继续说道。

“卿卿武力高强,就去揍他们一顿给为夫消气吧。”

宴峥说罢,牵着她的手就出了铺子。

夜里,锦元卿一身夜行衣郁闷趴在西厂墙头上等着庞统和庞香儿出现。

庞香儿似乎已经睡了,庞统从书房内出来,正打着哈欠伸懒腰,忽的眼前一黑,紧接着一顿重拳就砸了下来。

麻袋很耐实,就是打起来有点儿磨手,锦元卿揉了揉自己拳头,直接上拳头有点儿费手,下次还是用个木头打好了。

次日一早,庞统鼻青脸肿去上了朝,狄青欲问却又没憋住笑,搞得庞统郁结了好几天。

东厂,书房内。

宴峥手中把玩着一个锦盒,阖眸沉思良久,敲门声响起。

“督主。”

“进。”

进来的,是一直跟着宴峥身边的阿七。

“督主,事情已经办妥,您真的要……”

阿七愁眉说了一半,就被宴峥一个眼神制止了。

“东厂上下五十多人,你难道想让他们都株连九族?”

宴峥淡淡开口,却直戳人心。

阿七也是有老母亲的人,他不怕死,但怕连累家人。

宴峥将手中的盒子抛给阿七,再不言语。

阿七看着手中的锦盒半晌儿,跪下给宴峥磕了头,起身离开。

侧屋内,锦元卿看着兵书,懒懒打了个哈欠,就听门口有人进来了。

“明日宫中有赏花宴,狄敏敏派人来给你递了花帖。”

“狄敏敏?”锦元卿闻言顿了一下,而后看向宴峥。

“给我递花帖,想也没安什么好心。”

“明日你先去应付,我忙完后去寻你。”

宴峥说着唤英娘给锦元卿端来了一件上好的云锦制成的衣裳。

“明日就穿这个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第二日上午,锦元卿拿着花帖入了宫,宴峥将她送到御花园前,就见宫女上前来迎锦元卿。

宴峥抬手挽了挽她耳边的发丝,笑着轻声嘱咐。

“莫拘谨,我一会儿来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锦元卿跟着宫女进了御花园,比起百花盛开,各家官眷女子才是姿色各艳,更胜花艳。

狄敏敏正坐在凉亭中,身着一件粉藕色衫裙,身后站着两位宫女拿着扇子给轻轻扇动。

带着锦元卿的宫女走到狄敏敏旁边,附耳说了几句,就见狄青青眼神忽的一亮。

“宴夫人可随意赏会儿子花,现在离宴席开始还有一刻。”

狄敏敏故意高声说道,瞬间花园内所有女眷的目光都落在了锦元卿的身上,有些女眷已经互相开始窃窃私语。

“她就是嫁给宴厂督的那位女子。”

“听闻她出身花楼,凭着一身狐媚本事勾的宴峥娶了她。”

“听闻大庭广众之下,二人就在马车内做些不知廉耻的事情。”

“瞧着是给安分的样子,没想到竟然是个这样的。”

女眷们都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锦元卿,锦元卿顿时明白狄敏敏今日唤自己来的目的是什么了,就是为了羞辱自己吧。

锦元卿懒得搭理,便寻了一处赏花。

宴席开始,宫女们都领着女眷们入座,唯独无人管锦元卿。

锦元卿顿了顿,瞧见有一处无人坐,便坐了过去。

“哎呀!那可是我的位置!”

忽的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,锦元卿扭头看去,就见庞香儿一脸嫌弃的看着她,丝毫不遮掩。

“我没有宫女引带,又见这个位置迟迟没人坐,便以为这是我的位置,未曾想是庞姑娘的。”

锦元卿说着起身让她,又听庞香儿嫌弃道。

“一个宦妻坐过的位置,让我也嫌脏,算了,你坐着吧。”

庞香儿话落,就听讥笑声一片,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居多。

锦元卿本想再忍忍,可又实在是听不下去,便冷哼一声开口。

“庞小姐的话,我定会一字一句转述给我相公的。

至于其他夫人小姐,似乎也和庞小姐一样对我家相公有误会之处,不若一会儿子宴席散了,便请各位去东厂里逛逛。

除去日夜不绝的惨叫声之外,东厂还是大有一番可观赏的地方的。”

小说《腹黑督主心头宠》 第7章 卿卿,为夫被欺负了 试读结束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